阿陌君



那会脑子短路了不知不觉中被套路了.......
好吧,反正别嫌弃我写的差就行......不对!咸鱼!.....有所畏惧....嘤...



【GAME OVER.】
此刻酒吞恨不得现在就拆了这个机子把他付出的游戏币全部拿回来。
花了几千块钱弄的游戏币全部砸在这台机子上到最后连一局都,没,有。赢。
cnm,听到没有cnm。
酒吞愤愤的骂着,顺便猛的踹了机子一脚,下一秒还没等酒吞疼的嚎出来那机子【嘭】的一下冒出一股黑烟。在下一秒,他就被这家游戏厅的老板抓住胳膊,大声嚷嚷着引起别人不满的注意力,顺便把门口的那两个吃闲饭的保安叫过来装装样子吓唬吓唬酒吞好不让他跑了。
酒吞:呵呵。
但很可惜酒吞他原来本身就是警察,碰巧这几天请假休息而已,自己一个人单挑几个小毛贼都不是问题,更何况那几个充数用的保安和手无缚鸡之力的老板?为此,就因为他致人受伤特别是让那家店老板骨折的事他特地被请到局长那里喝茶,更不爽的是还取消他的假期让他回来继续上班以避免在发生什么事端。
酒吞:MDZZ。
——-__-——————
如平常一样,茨木在闹钟的聒噪声中抓过它后狠狠扔到墙上,随后坐了起来,睡眼惺忪的坐床上沉思状,再过了几分钟后才慢慢的掀开被子,穿上拖鞋伸个懒腰,然后再晃醒还在那里睡的酒吞,日常叨叨几百句后才去寻找今日开会需要穿的黑色西装。
今天茨木所在的公司有很重要的会议,所以作为公司销售部主任的茨木必须早点去,也即代表着他来不及吃早饭了。
整理完毕,看看穿衣镜中的自己,却在那里感叹着酒吞的颜貌比自己不知强上多少倍,直到那抹醉人的酒红色出现在他身后他才好不容易苏醒过来,前者将头枕在茨木的肩膀上,从后面拥抱住他,不停地嗅着属于茨木头发里若有若无的花香,吻了吻他的脖子,茨木也真是干脆的合作他,不时发出一阵轻微的呻吟表达着他的渴求。两人就这样纠缠着,直至茨木的手机发出催促的声响才让酒吞放开茨木,看着茨木拿着电话急匆匆的离开自己,酒吞颇有吃醋意味的不满的【啧】了一声,便思量怎么对峙局里的那个老头子。
两个人是意外认识的。
当时茨木在大学时也算个学习不错的乖学生,颇受教授喜欢。因为他练过几年跆拳道,所以有人打架时喜欢约他一起去涨涨威风增加战斗力,久而久之也就建立起莫名其妙的强大人缘来。
九月某日,茨木还记得就是开学后不久,因为外校的人把他的一个哥们的女朋友抢了,那人便强行拉上他还有茨木室友大天狗,一起去干架。
这次听说外校的那帮人叫来了一个警校的,听说有一头酒红色的长发,狂得要命。但茨木却对此尤为的感兴趣,因为那个人在进警校之前就有新闻报道他一个人降服一个持刀抢劫的盗贼,而且只受轻伤。
茨木非常期待与他的见面,大天狗却说他思春了。
茨木:吾友狗子,快回去吃你的月饼吧。
.........
那天终于来了。
茨木再次狠狠地给了外校的一个小喽啰一拳,喘着气,想要直起身来,却防不胜防的被人狠捅了一下肚子。不对,同感跟其他的不对劲。当他好不容易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肚子上有一把刀,血正在流出来,不知什么时候握住别人胳膊的手也已经沾满了血,鲜红一片,眼前渐渐地天旋地转起来。朦胧中好像有人大吼了一声,然后又有什么人把他抱了起来。再度醒来时已经在医院里了,根据那位好心的护士说,带他来的是一个酒红色长发的男子,见他脱离生命危险后才离开。
这是一切的开始,后来为了寻找他,然后再做他的小弟也是因此为起点。但相处久了便也日久生情【....】,更何况因为前任女友红叶的抛弃茨木不知花了多大功夫才安慰好的他,大概是醉酒后神志不清抑或是自心底的喜欢的原因,在第一次过后确立了关系后的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事事难预料。
从大天狗那里得知茨木发生车祸的消息酒吞整个人都懵了,枪一走火将在那里冷笑的毒贩子杀了,随后便疯了一样的冲到医院去。
一切都晚了。
八百比丘尼拍拍他的肩,劝他节哀。人死不能复生,接下去的日子请好好走下去。大天狗什么也没说,只是叹了口气,告诉他那天的详情。
妖狐是跟茨木同一公司的。那天开完会便可以回去了,偏偏不巧大天狗那天来晚了,于是茨木提议送他回去,妖狐答应了。正在回来的半道上大天狗驾车看到了他们,停下来给妖狐打电话,却没想到刚好这个时候有个人疯了一样驾车直直车直直的撞向茨木。估计跟毒贩子一伙的。茨木当场就快不行了,妖狐也因这次受了重伤,现在还在抢救中。
大天狗说不下去了,酒吞也沉默了。
世界沉寂了,钟表停止了转动,心脏慢了许多,支撑自己的所有的人,离开了。明明只有死亡才会让我们分开,现在他嫉妒我们了,于是带走了你。
茨木的葬礼上,酒吞没有来。
七天后,酒吞牺牲了。他与那个毒贩子的头领同归于尽的。
---------------------

评论
热度(15)

懒癌晚期

© 阿陌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