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小狐初长成_镜桑

论如何饲养一只宇智波(中)

岚子:
我也不知道要写多少……反正就写写看能写多少就写多少,我尽力而为。再次谢谢数字太太。






03.
鲜血四溅。
镜的血从剑身上流淌下来,有一些血不慎沾到扉间雪白的脸上,与冷酷无情的他相比,镜的血还保留着很快流逝的温热。
镜好像想起什么,他确实见过扉间,他曾经叫那个人“先生”。
他张了张口,想要叫出那两个字,却只是如同哑巴一般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感受到了一瞬间的痛苦,他的意识在挣扎着,还不打算屈从于那个死神。
先生……






“哪里来的狐狸?”
那个银白头发的孩子放下手中的书本,将自己年幼的弟弟们带回去继续读书。
“二哥,有只狐狸。”
“还是黑色的狐狸,二哥。”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正在瑟瑟发抖的镜,斜了一眼地上的血迹:“后腿受伤了而已。”
“那怎么办啊二哥,他会不会死?”
“不用担心,还死不了。”他将他的两个弟弟赶进书房,一脸的严肃,俨然一个小大人。
“我来照顾他就可以了。你们两个不能告诉父亲。”
“那大哥呢?”
“也不行——快点读书。”
书房里响起了读书声,但可以听出里面的不满。
扉间却没管太多。安顿下两个弟弟后便快步来到镜的面前,将他抱起,又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端来温水,为他亲手清洗伤口,然后上药,包扎。
镜只是瑟瑟发抖,却没有过激的行为,反倒是扉间揉揉他的毛发时被他用舌头舔了一下手。
“是只好狐狸。”扉间一脸淡然的说。
很快的,镜的伤口好的差不多了,足够可以自己回去了。扉间穿着常服,抱着他,来到一片草地上。
“你是妖怪吧。”
镜没有回答。扉间把他放在草地上,看着他的眼睛。
“真是有趣的小狐妖。”他的嘴角微微上弧,镜有些恍惚。
“你以后就叫做镜吧。”
“先生呢?”镜小心翼翼的开口,却又把头埋在尾巴中。半天才重新探出头来,看着他。
“叫我扉间就可以了。”
“扉间……”镜不断拒绝着这个名字,恨不能把名字永远含在嘴里保护着。
“还有,”扉间凑过去,吻吻镜湿漉漉的小鼻子,“我不介意你对我的称呼,镜。”
我喜欢上了先生。
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发现我爱他,爱的无法自拔。那时候,死在他的手里我都心甘情愿。
可是……
“镜,你清楚的,我必须消除你的记忆,要知道,千手族的族长,是我的仇敌。”田岛一脸严肃的命令着镜,命人强迫抹除他对扉间的记忆。
……先生……也会被这么对待的吧……
在昏过去的前一刻,镜想到的,还是扉间。斑在镜的身后,遥遥的看着这一切。那时,他就已经爱上了柱间,但幸运的是,被知道后他被勒令自己强迫忘记而不像镜那样被对待。直至当上族长,斑也在隐藏着心里的那份爱,他害怕失去。于是,当他再次见到所爱之人时,他已经不再敢相信了,害怕那又是虚幻的。他没有说出来。
扉间被强迫抹除了记忆,柱间也一样。但也许想起需要一个机遇,或是一个熟悉的经历。否则很难再想起。
镜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觉得自己在等待一个人,但却想不起来了。于是他继续等待,等待可以让他记起一切的人,他相信那个人是他等待的答案,也是他等待的结果。
他等到了,但是,那个人杀死了他。好在他想起了一切,但那个人还是没有记起来。






“镜前辈!!!”
有点耳熟的名字。
扉间那么想着,面前跑来两个少年,使他眯起眼来,甩甩剑上的镜的血,认真对待面前的两个少年。
“先生,不要……”
镜睁开被血模糊的眼睛,他看见所爱的人,仿佛已经吻住了他的唇。
先生的眼睛……好漂亮……
镜再次昏了过去。






狐狸九条命,记得我说过吗?此刻的镜桑变成了人,但是,好像扉间聚聚也想起什么呢~顺便一提止鼬就是那两个少年哦~






04.
暂且不说镜的情况这次,我们来谈谈贤二兔(划)带土和卡卡西与斑和柱间的往事。
先按照时间顺序来说说斑和柱间的往事。斑曾经也算上一个小霸王,这依据并不是立在他父亲田岛是族长的身份上,而是立在他本身的所作所为上。但毕竟还是只小狐狸人家也没太当他是个事,于是,除妖师千手一族的族长佛间派出自己(有点傻)的大儿子千手柱间,以磨炼自身为名让他去收服斑那个磨人的小妖精(划)狐狸。
也正是巧,那天刚好是斑能化人的重要日子,而恰好的是他正好出去觅食,好不容易抓到一只兔子打算大快朵颐时很不幸地被除妖师柱间发现了。两人不免陷入大战。然而就当战斗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斑就像个魔法少女(划)“噗通”一下子变成了人类,而且重点是他没有穿衣服!!!毕竟还是个刚刚处在青春性萌动时期的孩子,况且千手家规也严,连亲兄弟见也不能一起洗澡(从根本上杜绝了兄弟恋),柱间也就在那一瞬间愣住了,接着……被发现其破绽的斑一拳解决。战斗结束,恋情开始。从小就被弟弟嫌弃的柱间一下子仿佛来到了春天一般的狐狸园(smg ),而在园子深处里有一个魅力无限的狐狸叫做斑,而他时刻在勾引着柱间来〖哔——〗他。斑起了一身恶寒,连忙变成狐狸离开了。
也真是奇怪,自那以后斑仿佛在哪里都能看见他,虽然算不上讨厌(但在柱间举着野花向他求婚时还是被他一爪子抡过去拒绝了),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的情况下,斑最后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他的请求(成为恋人),却还是偷偷摸摸的会面。也正是因为这样,斑学会了爱一个人类,学会了亲吻,学会了〖哔——〗,仿佛并没有哪里不对劲。
关键在于各家的亲小姑——泉奈和扉间,虽说这两个家伙几乎见面就打,使得扉间留下一个“只要是狐狸就一定是滚蛋狐狸”的印象,但这并未阻挡他们行为上的相似性——偷窥兄长行动轨迹并告诉自家家长。一对恩爱的小夫妻(划)情侣就这样被强行分开了。
对于狐狸一族中还未传出去的信息田岛只是简简单单的让斑自行解决,他也没想到他的乖儿子这次不会听他的话。与之不同的千手一族,即使也没有消息外漏可佛间还是狠心到亲自替儿子消除了记忆。消除记忆的方法都过于残暴所以来让我们跳过。
接下来我们来讲讲“你是我的眼”的贤二兔(全划)今天我们来讲讲直接拐了大户旗木家的狐狸宇智波带土,说到底带土小时候也是个纯良的吊车尾狐狸。迷恋着野原族的兔子妖怪琳,然而当琳意外惨死在旗木家的厨师手里后,带土黑化了,决定把矛头转向那天唯一没有吃兔子肉(…)而且还是旗木家的唯一的继承人的卡卡西少爷。说到底呆兔的贤值还是为二而不是十,智力方面也有些许欠缺(祖宗表示当初都是他没有教育好兔请多谅解),把矛头指向卡卡西的第二天就成了“谁也都不是的狐狸”,成功被老祖宗嘲讽了一顿。
归顺到底也要付出行动。兔将他所收集到的最恐怖的东西全部齐刷刷的摆在旗木家大少爷的房间里。卡卡西大少爷起床后就看见地板上一大片动物骨骼。
卡卡西:……
还没完呢。这件事以后带土天天晚上大老远的跑来在墙外头嚎,搞得几乎全府上下一片火气,卡卡西只是“哦”了一声,没再吭声。
卡卡西:我想应该是陈胜家的狐狸诈尸了。
带土继续进行着恋爱运动(划)捣乱工程,然而直到有一天他被抓到现成以后带到卡卡西面前,卡卡西说了一句匪夷所思的话。
卡卡西:你入赘吧。
带土:???
就这样,在带土(莫名其妙)的努力下,将原本的捣蛋变成了求爱,成功捕获卡卡西一枚。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带土:你过来我保证不一爪子抡死你。






带卡的有点勉强了……实属抱歉!











05.

镜醒来时,鼬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甜团子,旁边的止水也在有一搭没一搭的递鼬甜团子。与此同时旁边的二助也有一搭没一搭吃着止水的醋,鸣人也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xxxxx tbyou ”。即使看见镜醒来了,也没有多大的惊动。

“哦,前辈,醒了?”鼬将团子再次吃进嘴里,再次接过止水递来的一根甜团子。

镜:……

先生呢?

镜突然想了起来,慌忙起了身,却一下子不小心撞到天花板上。这时他才发现这是他作为狐狸时的据点,鼬他们都作为狐狸出现的,唯独他是人类身躯。

镜:……

连滚带爬的出去后,镜看到的,是一脸严肃的斑祖宗,和嘻嘻哈哈地跟在斑祖宗后面的柱间大人。可是,唯独没有看见他此刻最想见到的扉间。

“先生……”

镜感到无比的失落,他缓缓低下头,停滞在原地,任由泪水大滴落下来,他哭的像只小狗,根本不像一只骄傲的宇智波银黑狐。他这时如此的失落,他以为老师再次抛弃了他。

“镜,”斑经过他的身边时,停了下来,“千手扉间,那个混蛋,就在那个树桩边。”他的眼神向镜那边斜了一下,“这是最后一次机会,成败你自己把握。”

镜猛的抬起了头,不可思议的看着斑祖宗,可是祖宗连头都没回一下,只是径直往前走。千手柱间仍是笑嘻嘻的,他经过镜边时也故意留下一句话:“是斑斑让他等你一会的呢~斑斑还是很温柔的~”

“哈希辣嘛,”斑偏过来头发挡着那边脸,“别啰嗦太多没用的。”之后,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斑扭过头去,继续往前走着。

“啊哈哈哈!我知道了!斑斑等等我嘛~”柱间仍然笑哈哈着,但步伐快了很多,当他已经和斑平行的时候,两个人的手,通过轻轻触碰后,终于牵到了一起。这一幕,谁都没有看到,两个人,就像真正的爱人一样,在夕阳下慢慢走向未知的尽头。

镜觉得自己已经等不下去了。他急急忙忙的赶向那个“树桩”。
那个“树桩”,是这座山上最大的树桩,也是引向山顶斑祖宗的居处的路标。当镜气喘吁吁地赶到时,一只手,搭上他的头发,轻轻揉了揉他的卷毛。
“镜,好久不见。”
那是镜很熟悉的声音,但镜等了不知多少年,那个声音才又重新响起,镜的脑子“嗡”的一下,便再次控制不住自己,伸手将已经看不清的男人紧紧抱住,在他的怀里无声哭泣,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揉着镜的头发;镜感到无法形容的安心,他也在不出声的哭着,让大滴大滴的眼泪沾落在扉间的衣服上。
“……先生……”
“您终于来了……”

以为这样就完结了吗?你太天真了!

评论(1)
热度(43)

懒癌晚期

© 家中小狐初长成_镜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