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陌君

〖宇智波?件套〗论如何饲养一只宇智波〖上〗

岚子:
我是在作死的节奏。但是既然决定了哭着也要把自己作孽挖下的坑填完!首先谢谢数字太太的同意(这个称呼太太不要杀我…发抖)太太喜欢止鼬(反正我也爱)就必须要有!但私心下镜扉镜多一点,因为糖更少…废话说完了,开始填一点好了…

私设:宇智波是狐狸妖精,其实很合适的,顺便一提世界上原来还有一种狐狸叫做银黑狐…千手一族是除妖师。旗木和漩涡是人类。
00.
首先应该从哪里说起好呢?
啊,对了,就从附近山上的妖怪说起吧。
那座山,也算不上太有名的山:也只是在附近几个村落有名而已。山上有一窝狐狸妖怪,能化人。其他的小妖不值得我们言语太多,因为他们全听从于那狐狸妖怪下;传闻那狐狸妖怪嗜食人,且妖力强大,为此村子里请来好几个除妖师都被他们吃了。那山上的妖怪,因为再无敌手便嚣张的自立门户——名字叫做宇智波。
“归顺到底也不过是妖怪罢了,终究不是人。况且,我还跟那窝狐狸精有仇。”
见以劝不动面前一袭除妖师服饰的白发男子,老人不禁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几下头。
“我只能最后劝你一句话:请务必小心那只最大最壮的狐狸。”
“斑是吧?我要找的就是他。”
白发男子没有再啰嗦太多,只是又紧握了一下手中持握的桃木剑,微微眯上眼睛打量前方那条羊肠小道,坚定了一下目光,大步跨上那条杳无人烟的路。
有一个让人头疼的笨蛋大哥真的是件超级麻烦的事!!!

“对了,老人家,狐狸尾巴漏出来了。”
宇智波火核,卒。

(火核心中苦,可火核不说…)

01.
镜是一只狐狸,一只姓氏为宇智波的狐狸。嗯,你没听错,就是那个嚣张的宇智波。他们的族长大人斑,在两年前打下这片山头,统领着一山的大小妖怪,因为斑大人统领有方,光山上的大小狐狸就有几百只了。再加上几只能化人的几只“精英狐”的出现,在他的指导下成功为祸着附近的村落;所以才引来招除妖师这一事端。
镜仿佛跟那些爱打打杀杀的妖怪不一样。正确点说,当别的狐狸在修炼变成人身或者去附近村落捣乱时,他经常独自一狐,每天天不亮就往山脚那条小溪跑,当天开始黑时又跑回来。因为他每次回来总会带些鱼虾浆果回来,所以至今斑祖宗也没怎么难为他。据吃饱了撑着的呆兔(划)带土爆料,镜每天就坐在那河边发呆,或者就是拿块小石头向河面扔过去,偶尔还会出现一个自称河神(…)的怪人出现外,没什么异常的事。
老祖宗对此事一直保留意见,也就是说只要镜不打破每天的鱼虾浆果供应,他爱上哪里浪就去哪里浪,天塌下来由老祖宗顶着(…)。直到镜变成了人,这个规矩也一直没有变过。有一天,山上的宁静被打破了。镜被挟迫带回来一个奇怪服饰的人。
首先叫出来的是兔,因为再怎么没见过他身上的衣服和手上的黄符也还是能证明一切的——除妖师。今天是刹那巡逻,那么说的话应该是被干了(只是字面意思,不是那种“哔——”)。老祖宗仔细一想后火腾地蹿起来了,便与那个除妖师大战三百个回合。没想到打了三天三夜最后却是个平局,不得不让老祖宗佩服起来,毕竟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令老祖宗也没想到的是那个除妖师打完这仗后就赖在这里不,走,了!!!镜听他说,那种感觉叫做“一见钟情”。也就是说,从见到老祖宗的第一眼,那个除妖师就明白为什么殷朝时的纣王会被一只母狐狸变成的女人妲己所吸引,狐狸真的是种妖物!!!
于是,那个除妖师就真的死皮赖脸的留在这里不走了,老祖宗也不去管他,任他乐呵呵的从东边山坡蹿到西边山坡。有次他跟镜闲聊的时候说他的名字叫做千手柱间,是著名的千手一族的除妖师。他还有个弟弟叫做千手扉间,不过他对妖怪毫不留情,就算是柱间劝他他也不听,简直就是一个冷血杀手。值得一提的是,他现在还是单身。
“那您呢?”
“在遇到斑斑前家里打算让我和大户漩涡家的定亲,不过,啊哈哈哈,现在没有必要了!嘿!斑斑!”
“滚。”
“啊哈哈哈…看来能够好好相处还需要点时间………”
安抚了一下低沉的除妖师柱间,看着天色也不早了,镜慢慢的走回到自己栖身的树洞,重新变成了狐狸躺下睡觉。
那个叫扉间的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镜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沉入了梦境。他不知道,命运的齿轮,在他和那个叫扉间的人身上,重合了。

狐狸有九条命,所以火核只是耗了一条命而已,刹那也一样。顺便一提,下章止鼬出场!!!

02.
镜有些搞不懂自己今天的赌运怎么这么差。
不管是赌哪只兔子跑得快还是锹甲虫,他都输得非常彻底。没错,虽然在事后他麻利的杀了那只兔子做午餐什么的都是后事了——但他依然搞不懂原因。
“镜前辈你又输了。”鼬拿着一只止水专门为他抓的可食用性的战斗虾向他的卷毛前辈显摆几下便把虾扔入嘴里咀嚼吃掉:“别忘了今天我想要的午餐甜团子,镜前辈。”
镜非常的沮丧,他从不知道今天的运气有这么背过。果然上天会先把你宠到天上,趁你兴高采烈时出其不意的将你狠狠摔到地上。
“鼬这样做不好吧…”
“止水桑我要吃甜食。”
“你等等我去拿。”
默默无视了止鼬秀恩爱的闪光弹,镜一边走那条熟悉的小径一边想着心事一边重重地叹口气。明明也是一只有了九条尾巴的狐狸了却还是单身狐,比自己年轻有力的后辈止水都能轻易搞定他面瘫的堂弟鼬,上天真不够公平。想到这,镜忽然记起柱间大人所提起的他的“亲爱的弟弟”。
“他的头发是银白色的,脸上有三条深红色伤痕,对了,扉间的皮肤很白,是完全随了家母的。所以很容易认出来。啊哈哈哈!嗯?嘿!斑斑!”
“滚。”
简单而又粗暴的拒绝,不愧是老祖宗。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镜猛然停下来晃晃脑袋。这时候应该想一想那甜团子该怎么……
他猛地撞上一个人,没错,很猝不及防。但他身上的气味很好闻,是那种淡幽的花香掺杂上带有露水的青草的气息。
镜顿时懵了。因为,那个人,跟柱间大人口中所描述的样子——很像。但不是镜所想像的样子,镜见过最严肃的,也不过是偶尔认真起来的斑前辈。
那个人,是跟斑前辈不一样的存在,他浑身上下都透露出彻骨的寒冷——但他长得真的迷人心窍,不对,是迷狐心窍。镜觉得,他所见过的最美的狐狸或是人,都不及眼前男人的一分妖艳。他算上冰寒彻骨的雪山中的雪莲,不屈从于世尘,保持自己的纯洁与高贵,用冷酷包装着自己,让想要目睹他的尊容的凡人退避三舍,只能遥望着叹息。
镜曾经摘过。
他承受着凡人所无法承受的困难,爬到雪山之巅,摘下雪莲花,为给他的母亲治病——可惜最后,他的母亲还是死了,跟随他在与除妖师战斗中死去的母亲一样离开了凡尘,登往极乐之界。镜也因此成为了孤儿,是族中一直在照顾他,斑是清楚的。
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我喜欢他……
镜愣愣的看着他,眼里不知为何流出了泪水,可是他想不起来了。
这就是柱间大人说的一见钟情吗?
“人类?恐怕是狐狸妖怪,他们这些东西,从来都不可能是人。”冷冰冰的声音响起来,随后他的行为将镜打入冰窟——
〖妖怪,就应该去死吗?〗
纸符已经完全束缚住镜的活动,咒文强迫他变回妖身,镜绝望的看着向他劈开的利刃。
〖连喜欢的权利都不可以有吗?〗
镜低下头,闭上眼睛,绝望的等待最后的痛楚。

我就是要留悬念你来打我啊打我啊打我啊!(pia 的一下被打了一巴掌…)我不敢了…(跪下求饶…)@贫尼法号妙安 你要的糖(划)

评论(13)
热度(44)

懒癌晚期

© 阿陌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