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小狐初长成_镜桑

一直想写关于止水秽土转生的文,然而写出来后……别拦我让我去死一死啊啊啊啊啊……

〖……イタチ?〗

入目的,首先是那个棕灰色腐朽的棺木,打开,棺盖之后,昔日的挚友闭着双眸,一道道裂痕在他脸上格外显眼。睁开眼睛,是从未见过的万花筒,墨黑的眼白,血色的瞳,都对自己折射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吃惊与悲哀。

〖イタチ?〗

犹豫着,再次叫出那个名字,明明很熟悉的,随时能给予自己着信任与安抚的名字,如今却是一种难以表达的怀念。向他伸出手,想要抓住他,看着自己和他身上批穿的都是一样的棕红色的衣袍,不禁讽刺起设计者的审美观起来。但是——一点也不好笑。

〖うちは シスイ,是送给这场四战的最好礼物。〗

一个诡异的声音在这潮湿阴暗的洞穴中响起,毛毛躁躁的,感觉很不舒服,身后,也是棺木。但声音却仿佛从后面一下子来到了前面。
“皮肤很白,像蛇一样的人。”第一印象,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扶了扶鼻梁上的圆框眼镜,诡异的笑了几声,那条白鳞蛇一直“嘶嘶”着吐着那鲜红的信子。

“你是谁?”
“我叫兜,欢迎再次回来这个世界,うちは シスイ。”
“我已经死了。”
“是秽土重生——”他的眼神绽放出光彩,显出一种浓烈的热情与欲望,这让人觉得十分厌恶,“是二代火影所发明的禁术,一种可以让死人还魂的术。”

又是战争。
硝烟四起的战场上,没有敌我,只有血腥味的屠杀。冷兵器在空中划过一个好看的弧度,绽放的冷光显得格外耀眼,每个人的眼睛都是红色的,悲痛的、愤恨的怨灵缠绕在他们身边,攀附在他们沾满鲜血的身躯或是冷兵器上。没有人性。

“你是优秀的,シスイ,作为三战中赫赫有名的瞬身止水,你会重新在四战中使他们再次意识到你的恐怖。”

イタチ始终没有说一句话,就这样互相静静的看着对方。他依旧如以前一样使人着迷,但现在是战场。有什么冰冷的从后脑勺那里进去了,死了后还有感觉?没感觉很好。

“作为最强的棋子之一,宇智波天才组合——别天神和月读。”他的笑,狰狞,邪恶,肆意着,蔓延着,来到了我的思想中。

“去抓九尾吧,うちは シスイ,うちはイタチ。 ”

月读吗?这就是你的能力名字吗,イタチ?很美的名字,跟你十分般配。还有,对不起。眼前,已经出现了目标,控制不住自己的查克拉的流动,巨大的绿色须佐能乎笼罩着本就阴暗的天空,威严地蔑视着脚下的蝼蚁。眼睛的查克拉凝聚直至变成一个风车状的图案,说出此刻最不想说的三个字。

〖别天神。〗

结束了。

评论(10)
热度(8)

懒癌晚期

© 家中小狐初长成_镜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