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陌君

等待

  「我有一个秘密。」
  

  
直至三更,就算是童子切也难以坚持下去涌上来的醉意,正打算阖上眸子陷入混沌,只是莺丸一句幽幽的话之后,夹杂一份难以引起童子切在意的叹息。
  
  连大包平念念叨叨的童子切都来到这里了,莺丸却从始到终都没见过那个「太过于在意那个天下五剑名号」的大包平。
  
  审神者听了莺丸的话,搓了搓手,没说话,只是一个劲看着旁边近侍的长谷部。见他没领会意思,又看向门外。狐之助窜了进来,跑到长谷部脚下,搁下一封书信离开了。长谷部将它拾了起来,打开,向前一步将里面的信纸送到审神者手中。
  
  审神者将信纸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又拿出笔在上面划来划去,这种情况一直持续至她手一挥,拍着桌子起了身,却发觉身边的刀剑早已忍不住打了瞌睡。她蹑手蹑脚从橱柜中取出薄被一一盖在他们身上。
  
  全体刀剑男士都已准备完善,只是没有预料到莺丸先行请命,带领第一番队出阵。直至傍晚时分疲惫而归,却仍未带回他本人的刀灵。
  
  童子切实在看不过去,主动请命于主上协第二番队前去寻找,莺丸肯定是知道的。或许也有些父辈缘由,以至于童子切想要帮助莺丸,他对大包平是向来没有半点兴致,只是向来看不过去让友人神色如此低落,或是因他人相劝,才拥些许于心不忍之意。
  
  直至凌晨,短刀同那一柄太刀归回,虽面带疲惫,收获乐观。五虎退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将紧攥着的手松开,一点光芒随之飘落进审神者面前的刀剑容器之中,审神者随之将灵力灌输其中。…
  
  莺丸打开门扉,却看见一脸不自在的大包平嘟囔着嘴跪坐于他门前,莺丸不语,只是眯上眼睛,彻底笑了出来。
  
  「终于等到你。」

评论
热度(8)

懒癌晚期

© 阿陌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