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小狐初长成_镜桑

碎刃

  我有一个偶像。
  
  嘛,能够见到货真价实的神明…或许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梦想吧。八咫鸦作为神明的使者,本身就是一位神明。作为他的羽化作的刀刃,也应该能够担负起这一名誉。
  
  至少作为神明的刀剑,是和我们不一样的,作为天皇的象征,俯视天下。尽忠职守的武士,则是我们来饰演。无论是多么有名的刀匠,锻出的最好的刀剑,仿佛也没有居于天皇身侧。至少,我见如此。
  
  不知道其他刀剑是如何想象的,传闻刀剑的血腥味能够被他所洗濯,赖信出征归来也有一段时日,去藤原氏寻觅正在照顾小狐的兄长,途经紫藤花下,向外瞥了一眼看见了他。然后我停住了步子。他肯定是能看见我的,只是没有发出声音而已。
  
  兄长见我来了,安顿下正在不满的小狐,随着我的视线看去,便吁了一声。
  
  『是小乌丸。』
  
  我转过头去,向兄长点了点头。
  
  『我知道,是神明啊——』
  
  直至我也走上对峙安倍氏的战场,见得鸦羽落,身上沾满的都是安倍氏的血,在那一瞬间我居然没有认出他,抽出刀向他砍去。眼前已被血污糊满,直到醒悟过来,已在扎营休息。手中有几根黑色的鸦羽。我告诉自己,大概只是普通的误打误撞伤害了一只乌鸦。
  
  伤害一只能看见我的普通的乌鸦。…而已。
  
  直至义家也去了极乐净土,源氏的末辈源赖朝同源义经走上了舞台,船上的脚步声格外的响亮,海战实在是不适合源氏,白旗力度落下,显得格外狼狈。只是另外出了一些计谋,在义经的决策下,落水声一片。麻木的胜利了,麻木的看惯了死亡,麻木的回应着,直到结束后突兀的前去寻觅兄长。
  
  『乌鸦在海里还是会飞吧。』
  
  如果不会的话就不是神明了。
  
  只是兄长回应我的只有沉默。 …
  
  于是我没看见乌鸦再从海里飞出来,再抽出刀来以平氏的名义向我砍来,或许海里真的会有他们的皇都,以至于躲藏在哪里不肯出来与源氏争这一切。海是比平安京还要大的存在。
  
   直至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发生了,万幸的是义家时候的同僚还能陪伴在身旁。搁置于神社之后,除了一些莫名前来拜访的人,再无他人会来观望。我们在此镇守源氏的亡灵,观望着遥遥无期毫无休止之意的日出日落。
  
  不知多久以后,又有人来到了这里,再后来越来越多。又是很久以后,久到直至我几乎彻底忘记了曾经的那位神明的时候,一个小姑娘贸然闯入此地,请求我与她签订化作付丧神为保护历史而战斗,我同意了。
  
  在哪里,我看见了他。只是曾经那股存在过得憧憬化作敌意,源氏平氏之间的矛盾不知不觉间融入自己的骨中,再无昔日的自己,拥有的只有源氏的附骨。
  
  在第一次出阵中,我在他顾忌于对面的强敌时,偷袭了他,随后的强敌也没有放过,直至我亲眼看到他奄奄一息时的不解同恼怒。由我亲自补刀。
  
  啊——真开心啊——我终于办到了——弑神的刀剑的下场,究竟是怎样的,我也觉得无所谓了。只是空出来的地方,就把他的东西放在里面好了。
  
  我终于亲手杀死了你。

评论
热度(12)

懒癌晚期

© 家中小狐初长成_镜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