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小狐初长成_镜桑

『天乌』鸦

反正是胡乱写…嗝——


     
  
他只梦见——万千鸦雀,皆堕于人刃下,红白旗帜交错。鸦羽乱舞,戮声一片,唯见人肩微耸,自掌心温热,缘人执己之手。清风许过万千因果,污血化水,扫荡去各处怨魂。
  
  
小乌丸或许正是在梦中。战场,即将死去的战马喘着最后一口气,身上满是箭的武士握住刀剑,即使它的躯体早已支离破碎。他则在刃背上,身为诸位刀剑的父亲却如今十分弱小的趴伏在声称谓极为厌恶他的刀剑背上,只是想来或许正是梦吧,只是究竟是醒着的梦,还是死去的梦,他不知道。
  
  
小乌丸的指尖滴下来的血仍没有打算停下的样子,天光丸狠狠咬着牙,一方面为了让小乌丸清醒且不让他从背上滑落下来,另一方面又为了在被溯行军包围之中开出一条道路确实是不容易的事情。衣摆被血染红,却又沾染上泥土,只是不止这一处,他提防着一切,又狠狠地晃动一下保持他的清醒。
  

  
『…源氏的孩子…把为父…放……』
  
  『乌鸦,你死了可真是大快人心!只不过必须在我的刀刃下死去才算是如此…!!』
  

  
天光丸原本干净的脸上也被划出几处血痕,只是恐怕再不快一些便是无法与其他人汇合,明明自己也开始严重支透体力,大口大口喘着气,但最后却总有能够跑起来的力气,只是景象过慢,一个不慎,便被短刀钻了空子,肩部的布料快速被血染红,他丢下刀,一把捏住那个不自量力的短刀,狠狠锤至地面,哪怕手被骨刺刺穿也没放开。又快速拿起那把短刀的本源,狠狠刺向它的头部…
  
  天光丸的刀刃,出现了裂缝。
  
  小乌丸就这么倒在地面上一动不动。天光丸又试了几下,始终还是没能够站起来,他扬起头看着天空,只有一二只乌鸦飞过,留下一漆黑落羽。天光丸想笑,但张开口却发觉实在是干渴,或许被那把打刀捅中的腹部中的血能解渴,只是喝了那血,还能过多久,他再无丁点力气,那把打刀再次做好姿势,低吼一声砍向了天光丸…
  
  小乌丸掀开被褥,谁也不见,只是喧嚷声仍得以听,他细细的想了一番,终于决意起身打开门扉。
  
  
落樱沉积良久,再无人至此听铃。
  
  
  
  ——『你若之前已与其他男人之间有过牛王法印之誓约,那我定将挥剑为你斩落那三千世界之鸦,自此你心之属我一人所有。』
  
  『待再见,必将道出此言。』

评论
热度(8)

懒癌晚期

© 家中小狐初长成_镜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