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小狐初长成_镜桑

…嗝

仍然是…邪教……………






  #双向
  
  『从决定那一刻起就不能自己做主了。』
  
  天光丸曾经是这么对小乌丸说过。只是如今看来他记得的东西并不算多,究竟算是故意忘记,还是真的忘记,小乌丸也没有兴趣去了解。把小乌丸视为仇敌且言语出来对他的言语,恐怕只有天光丸他一个。
  
  只是可笑的是,就连小乌丸自己,也忘了他说这句话时发生过什么,微有一丝印象,就是他披散着未经过任何打理染着妖艳的红的头发,双眼空洞着,嘴角挂着餍足的笑。衣物、脸上、手臂上、本体上全部被血液糊满。尚不及自己一般高度的小鬼,从尸体堆边转过头来,先他一步问他是否是神明派来的渡走这些死者的。
  
  无知、残忍。百年已有的小付丧神颇为习以为常的说出这番话,只是那污秽未玷染的瞳色,反倒拥有更让人难以忍受的寒意。小乌丸本身便是经历万事之刃,对此也早应习以为常,先前尊称他的刀刃,最后却是能见证他死亡的刀刃,究竟是怎样的滋味,一时间他也难以启齿评论。
  
  天光丸看了一会旁边正在同加州清光窃窃私语的大和守,随后把目光转向正在为加州清光准备极化行装的审神者,对于小乌丸所念所想一概不知。只是这次打算派遣出阵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同小乌丸,其余人倒是不知,反倒有股抱怨声涌了上来;即使他丝毫没有抱怨的心思。
  
  『真是…主公这次的玩笑有些过分了…让我和这只乌鸦一队,连士气都要没有了。

  
  如同往常般那样念叨着,小乌丸这次却没有半点回应,天光丸也不看他,只是从暗处向天光丸射来箭的同时小乌丸抽刀将其一斩为二,天光丸因此寻觅到其位置则是策马快至敌身后,挥刃彻底结果它的性命。
  
  只是不远处,自被发觉来者后窜出的溯行军数不胜数。远处,源义家勒住了马,抬眼望去黑压压的叛军,怒吼一声拔出来身上所佩戴的太刀,一声号令之下,白旗之下的士卒皆出阵。与此同时天光丸也勒住了马,眯起眼眸沉默片刻,倏然间便将窜出来的短刀抹杀。
  
  『这是一条失败就会死的路。』
  
  他转过头来,面上再无厌恶,反倒拥有一股难以抑制的兴奋。只是那股劲并未停留许久,淡淡的失落又爬上他的面庞。想必这一次溯行军的目标便是八幡太郎(战神之子)源义家,那么这一次攘除叛军的任务便会失败,安倍氏等其他氏族便会对京都进军,是无论如何都必须阻止。这也关系到天光丸的生死的一战,倒让他觉得有些难以言喻。不知何处飞来的使者,让那时杀红眼的他反倒有些恍惚,直至再度见面才知一切。天光丸制止自己的胡思乱想,只是握紧了刀柄。

  
  『喂,乌鸦,你绝望吗?』
  
『为父为什么要绝望?』
  『哈——也是。』
  
  究竟算是保护原主还是守护历史,究竟算是自私还是为了主公,天光丸认真去考虑的东西向来是没有理念,小乌丸没有说出来,只是一阵风吹过,让他猛的睁大了眼睛。方才的『风』,却是个同天光丸异为相似的留有长发孩子,携带着血腥味,又呼的消失了。
  

  ………
  『哦呀——神明大人,是来带走他们去往天国的吗?』

评论
热度(3)

懒癌晚期

© 家中小狐初长成_镜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