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陌君

三月初2

  童子切是懵逼的。

为了符合孤儿院的氛围,源赖光先生细细打量他一番后替他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为了体现这位老师和蔼可亲,容易相处的感觉,把原来的名字【血吸】改掉,然后命名为童子安纲。但是这样显得不太美感,再加上他刚刚能够把小混混的首领狠狠揍一顿的强悍实力,最后定名为【童子切安纲】。至于为什么不是【童子揍安纲】…不管怎样听都是大写的尴尬,于是童子切的名字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定下来了,以至于后来老爹说这样改的名字反而是更奇怪更吓人了,那也是后话了。

没有想象中那种震耳欲聋的号哭声,只有好奇的窃窃私语的说话声。童子切今年20岁,也是去过幼儿园帮邻居接过孩子的人,那种场景至今还给他留下深深的阴影,以至于那段时间他完全是逃避这种事情,甚至有不结婚生子的打算,大原安纲就着急了,和他的宝贝儿子谈了好几次心才让他把念头压下去,却仍然无法改变他不喜欢小孩子的事实。今天看到这种超出自己所想的场景使他吃惊的睁大眼睛,使劲眨几次眼睛好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乖巧的可怕。童子切于是想到。

童子切的邻居,三条宗作先生,跟他老爹一样,是个名气很高的设计师。人很好,时常邀请大原安钢和童子切来家里做客,家里的那个小孩子——名为小狐丸的留有银色长发穿有印有白色小狐狸图案的白衬衫黑灰色短裤的小孩子,总是会老老实实的报以他们微笑,端茶送水给点心,相对而言童子切对他的好感自然是有的,即使是把全世界的小孩都定为负分,他也绝对不可能降下五分,按照童子切来说,他跟外面的妖艳贱货不一样。至于后来小狐丸被养家带走,而且那家还是童子切的上司一类,他成为小上司….则是另一件事情了。

坐在角落的那把刷有天蓝色油漆木椅子上的孩子,一直在微笑,目不斜视的看着他。跟其他的孩子不同,他眼里仿佛住进一轮月亮,在那深邃的湛蓝色的海洋里游荡,很特别的眼睛,恐怕也是这种原因被抛弃的?他和那个孩子对视良久,也没有说一句话,教室的说话声开始慢慢大起来,以至于还能听到某些天性乐观的孩子嘻嘻笑着给别人讲笑话。终于还是耐不住了,微微叹口气,走下讲台,来到那个孩子身边,俯下身子,轻轻揉着属于小孩子的柔软发丝,他也是相当配合,笨拙的微微抬起头配合童子切的所为。虽然之后,这一切的美好都终结于童子切吐露的那句心声。——

童子切:你作业写完了吗?

三日月:…….

今天的童子切老师的手也被人咬了呢。

评论

懒癌晚期

© 阿陌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