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小狐初长成_镜桑

嘎啊——

嗝…







  #梦

这应该就是一个异为遥远的梦。

紫藤花下站立的穿着十二单的『女子』,悠悠转过身来,持握的绘扇,微举至唇前遮掩住点点笑意,米白色的及腰长发仿佛掺杂些许淡淡的紫色,小乌丸走上前几步,伸出手想要触碰到『她』,却发觉触碰到的只是珠帘,在他触及的一瞬间,所有的美丽的玻璃珠全部掉落下来,掉在地板上,但听到的只有深沉的水声。小乌丸吃了一惊,看向四周,却不料早已经身处终结之地,小乌丸缓缓垂下手,眼眸微阖。又一阵微风袭过,又闻淡花香,仿佛额头被谁用扇敲过一般的触感,回过神却只有一瓣樱落了下来。

……

小乌丸猛的起身,松开手心,却什么都没有。外面的鸟雀叫声依旧,他扶了扶自己的额头,起身前去更换衣物。

直至他更换好衣服拉开门扉走出来时候却看到声称『最为厌恶』的源氏刀剑正坐在他房间前,阖着眼睛,像是睡着一般,可是有了脚步声,他又猛的抽出刀剑,杀气戳戳逼人的同时带着那副捉摸不透的笑意。小乌丸蹙起眉,微吐出口气。

「在此处静坐,是要嘲讽为父?」

「我可没有兴趣在美好的清晨跟一只乌鸦废话。」

因审神者的灵力而开放的樱花比平常的格外美丽,因为小乌丸的房间靠着这樱树算是近的地方,所以常有雅兴的小辈前来赏樱,只是没有想到这次居然会引来他。

……

天光丸按着刀柄,将本体缓缓扣进刀鞘之中,挥手掸去青色狩衣上的樱花瓣,支着膝缓缓站了起来,颇为自嘲的啧了一声,看都不看小乌丸一眼沿着木廊慢慢离开了。只是米白发丝上夹着一瓣樱他尚未发现,小乌丸想要回忆一下梦中的模糊身影,却又什么都记不起来。只有门前的樱花瓣,又被风吹动起来。

评论
热度(8)

懒癌晚期

© 家中小狐初长成_镜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