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陌君

嗝。

*慎入

你听说过大江山的逸闻吗?

传闻盘踞山间称王的,正是伊吹山神的儿子,曾经只是一个沙弥。那附近的女孩,都爱上他动人的容貌,将寄托自己爱意的信纸全部送入他的手中——

但他无动于衷,将那些对他的爱恋,全部丢入火炉付之一炬。得知如此的女孩,因为绝望与痛苦含恨自杀,却又在此播下恶毒的诅咒,火焰猛的蹿升,他躲闪不及被袭个正着,未料想到因此变作恶鬼模样。他也因为这吓人的样貌,被住持赶出寺院,也因此他流落到大江山。

酒吞童子,也就是这故事的主角。

这天下的美酒,他都喝过;这天下的美人,他都见过;这天下的妖鬼,都尊称他为鬼王;这名号,响彻平安京。

茨木童子,正是这等大鬼的手下。

之后的事情?我想你也应当知晓了,我也不便多加言语,想必你也清楚他是如何的角色,自堕落至雄起,对他而言不过小事一桩,只是因为一时兴起所做的事,往往挽回不来,直至、杀身之祸。

池田中纳言之女失踪了。

听那贵臣的一番言语,谁都知道中纳言对其爱女的宠溺,若此事仍同昔日那些相提并论,只恐惹得贵族人心不稳,这皇室再得动乱之灾。于是请来安倍晴明令人占卜,方才得知是被大江山的酒吞童子掳去。——

听闻那仆女言闻就在此地。

源赖光擦拭去额间细汗,喧嚷反倒是更为的热烈起来。其余五人早已附上武器,却因源赖光一个手势打压下去。几只小鬼发现他人,高声问道何人来到此地,源赖光摊开手,随后收回快速向前,在相隔一米时被薙刀拦截,倒是不紧不慢的笑着解释。

『我们是过路的旅人*,听闻大王在此扎据,特意前来拜访。』

小鬼倒是放松了警惕,只是酒吞童子仍旧没有,只是身旁的家伙过于聒噪,早早地派出去,只是到了现在仍旧没有回来。他半信半疑的接待了这帮『旅人』,招待的好酒好肉,一一为人肉人血测试这帮家伙真伪。结果倒是出乎他的意料,虽仍旧不肯过于相信,但也勉强过关,只是那奉上前来的散发浓郁酒香的纯酿击碎酒吞童子最后一丝怀疑,确实是甘淳,但也让他沉睡过去。

『我就是赖光,拿命来!!』

手起刀落,反射过银光的太刀将酒吞童子的首级砍下,这时候酒吞童子确实是清醒过来了,能够操纵的也只有首级,即使死也想要拉着源赖光一起,只是没有料想到那名为星兜的物件,反倒是被逮个正着。也因此亲眼目睹,这一山的中了毒的妖鬼,转瞬间便被六人屠杀干净,染红大江山——这尚未入秋的大江山。

『我们妖怪从来不说谎。』酒吞童子突然这么说了一句话,只是源赖光没有理会,跟在他身旁身着黑色狩衣的付丧神倒是停顿一下。『我们妖怪从来不说谎。』酒吞童子又重复一遍,却又冷冷的笑了出来。那种只有鬼和那个刀灵能够听见的冰冷刺骨的笑声。

『也许吧。或许以后会给予吾答案。』

像是被谁回应了一般,酒吞童子哼笑一声闭上眼睛再没有声响。很长一段时间后,大江山山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悲鸣。而恐怕能够回应他的,只有驻留在鬼门前的神社。*

这就是由来。问我如何得知?我也没有说,我是人类…吧?

*旅人常常和山中鬼怪结拜兄弟×一起合作。
*具体地点忘了,赖光并没有把酒吞带回去,而是酒吞头在某处掉下来拿不起来,干脆埋在那里,建了一个小神社,平时患伤感感冒的日本老百姓去求求就好了,不过只限于此。

评论
热度(1)

懒癌晚期

© 阿陌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