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陌君

葛优瘫

三:说起来,有件事我在意很久了。
狐:什么
三:狐狸是怎么叫的?
狐:啊…就是吭…
突然飞窜过去的鹤丸
鹤:大楚兴陈胜王!!

等待

  「我有一个秘密。」
  

  
直至三更,就算是童子切也难以坚持下去涌上来的醉意,正打算阖上眸子陷入混沌,只是莺丸一句幽幽的话之后,夹杂一份难以引起童子切在意的叹息。
  
  连大包平念念叨叨的童子切都来到这里了,莺丸却从始到终都没见过那个「太过于在意那个天下五剑名号」的大包平。
  
  审神者听了莺丸的话,搓了搓手,没说话,只是一个劲看着旁边近侍的长谷部。见他没领会意思,又看向门外。狐之助窜了进来,跑到长谷部脚下,搁下一封书信离开了。长谷部将它拾了起来,打开,向前一步将里面的信纸送到审神者手中。
  
  审神者将信纸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又拿出笔在上面划来划去,这种情况一直持续至她手一挥,拍着桌子...

晚餐

两个人之间…闹矛盾很正常…
洋葱表示自己特别委屈

       小乌丸走进厨房,打开橱柜的锁,从中拿出了今天下午买的两个洋葱,又从冰箱中取出两个鸡蛋。拿出玻璃碗具,打破鸡蛋放入,拿出筷子快速搅拌均匀。他拿出泳镜带上,将洋葱剥去外皮至水池前洗净,举起菜板上的刀以惊人的速度将它切成碎片放入碗中。随即拿出平底锅拍在灶具上倒油点火,直至白烟升起眼疾手快将打好的鸡蛋倒入锅中(无视手滑差点将器皿一起投入锅中还是颇为帅气的)。小乌丸拿起锅铲在锅内翻炒着,又快步到冰箱面前将它打开取出一碗米饭,奔至锅前倒入其中继续翻炒。估计时候已到,顺手捞过乘有洋葱的碗将洋葱尽...

  
  天光丸是一只狐狸,准确点说,是刚化作人形的狐妖。
  
  天光丸眨了眨眼睛,从坐的那块石头上跳起来,一溜烟爬上了树,藏在树叶后面,瞅着正准备上山的各种各样的人。
  
  这人,自然也包括达官贵人;这贵人的身旁,免不了会有一个阴阳师。
这阴阳师…偏偏不巧,刚好是先前那个、名为小乌丸的阴阳师。
  
  天光丸和他结下过梁子。
  
  作为一只狐狸,尤其是有志向的狐狸,九尾的玉藻前是他们所憧憬的对象。不是因为所处何人怀中,也不是因为拥有多么迷人的姿色,只是那强大的妖力——被选中为平安三大妖怪的妖力,是他们最为向往的。天光丸更是如此。
  
  有一次饥饿难耐,却又只是偷了山下无处觅食,想要看看自己功力如何...

天使与恶魔

记个梗

  本来没有相遇的机会,只是因为他们却在一位自杀者的归属面前起了争议。
  
  争执半天的结果必须有一个人放手,最后恶魔仿佛有些于心不忍的模样把灵魂退让了天使,于是那个人的灵魂最终让天使带走。
  
  自此以后或多或少的恶魔会遇见天使,一开始天使还会觉得不耐烦,只是后来渐渐的习惯了,他以为恶魔单纯就是喜欢和他抢生意。
  
  直到又一次一个人死了,其他人都在欢呼,恶魔赶到的时候,看见了迟疑不决的天使。
  
  这个人生前做过的好事同坏事对等,天使也犹豫不决。没有足够资格升入天堂,更没有足够理由拽下地狱。
  
  恶魔想了想,反过去问天使:『你觉得他能够到哪里去?』天使迟疑一下...

碎刃

  我有一个偶像。
  
  嘛,能够见到货真价实的神明…或许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梦想吧。八咫鸦作为神明的使者,本身就是一位神明。作为他的羽化作的刀刃,也应该能够担负起这一名誉。
  
  至少作为神明的刀剑,是和我们不一样的,作为天皇的象征,俯视天下。尽忠职守的武士,则是我们来饰演。无论是多么有名的刀匠,锻出的最好的刀剑,仿佛也没有居于天皇身侧。至少,我见如此。
  
  不知道其他刀剑是如何想象的,传闻刀剑的血腥味能够被他所洗濯,赖信出征归来也有一段时日,去藤原氏寻觅正在照顾小狐的兄长,途经紫藤花下,向外瞥了一眼看见了他。然后我停住了步子。他肯定是能看见我的,只是没有发出声音而已。
  
  ...

  『神明是什么样子? 』
  
  自檐下,一只雀在半空转了几圈,最终还是停在天光丸的头上,小爪子狠狠的抓住他的发丝,却异常快活的唱着。此刻天光丸同那一个粟田口的小短刀谈论过往的事,也便愉快的接纳这一小插曲。只是当那小辈提问到这点时,天光丸反倒是愣了一会。
  
  居于八幡宫良久的他,除了偶尔在门前大摇大摆经过的小鬼头,仿佛真的没有见过传说的真正的神明,一时间被问倒的空气中弥漫尴尬,让小短刀泛了慌。只是并未持续过久,天光丸微歪了歪脑袋,眯起狭长的眸眼,颇为不紧不慢的回应了他。
  
  『有哦——我见过神明哦——所以我知道的。 』
  
  不远处的名为小乌丸的刀剑,略有怀疑的看了此处一眼,便...

天光丸改图

懒癌晚期

© 阿陌君 | Powered by LOFTER